媒体聚焦
曹文轩获奖实现华人作家零突破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2016-04-05 作者:北大 浏览数:1013


9N6A0588_副本.jpg

曹文轩教授作为大赛评委会主席出席“北大培文杯”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启动仪式


来源:新华网


曹文轩重要作品

《草房子》:写一个小男孩刻骨铭心、终生难忘的校园生活,荡漾着淳朴的美感。

《青铜葵花》:讲述男孩青铜和女孩葵花的故事。文字纯净唯美,意境高雅清远。

《大王书》:一部少年成长系列小说,内容新奇独特,极富探索之风。

《羽毛》:以一个充满童真稚趣的故事,阐释宏大而深刻的人生命题——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
4月4日,62岁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获得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,实现华人作家零的突破。这几天,关于他获奖的消息刷爆朋友圈,在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微信平台上,还显示出一组有趣的数字:该社推出的几十种曹文轩作品,一本本摞起来,有珠穆朗玛峰那么高,平铺起来也有53个足球场那么大。

抛开这些热闹场面,静下心来走到这个国际文学大奖的背后会发现,曹文轩获奖,并非一个人在战斗,而其启示意义更值得珍视。


《草房子》

年销售几千册“熬”至百万册

关于曹文轩的作品,知名度最高的当属《草房子》。

“我得承认,曹大叔是高手。读他的书,就是读自己,我为书中人流泪,也为自己流泪。”在网上,随处可见《草房子》的读后感。从1998年问世至今,这部小说各种版本印刷突破300余次,发行超过千万册,创造了出版史上的奇迹。

关于这部书的出炉颇有戏剧性。

曹文轩初入文坛的短篇小说,大都经过刘健屏编辑——那个时候他是《少年文艺》杂志的编辑。后来,到了1997年,刘健屏担任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。他和曹文轩一起开会,同住一个房间,曹文轩谈起他新创作了一部小说,临了还加了一句,这书已经被别家出版社预定了。但刘健屏听完故事,立刻被打动了,他意识到这部作品和曹文轩以往作品都不一样,生活更深厚、人性刻画也更有厚度。这部作品,正是《草房子》。

“我一听故事就震了,这哪是草房子,这是金房子啊,后来我其实是把这部作品抢来的。”63岁的刘健屏笑言,是友情和版税留住了这部书稿,“那个年代实行稿费制,而我们首次对曹文轩实行版税制。”

这部“抢”来的作品面世后,最初其实并不风光,多年来,年销售也就几千册。但出版社不仅不断出,还不断改版。平淡的状况持续到了2006年,《草房子》片段选入中学课本,它也迎来了爆发期。这些年,《草房子》强大的生命力不断展露,每年销量少则几十万册,多则上百万册。

“出版社要学会等待、忍耐,要耐得住寂寞,坚持不懈推送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。”《草房子》的首任编辑、凤凰传媒出版集团编审祁智颇为感慨地说。


《蜻蜓眼》

作者酝酿20年 出版社等7年

“很多年前,我认识一个人,她给我讲了家族的故事,那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发生在上海。”曹文轩说,这个故事在他心里珍藏了20年,如今已将其付诸文字,这就是将于今年6月面世的小说《蜻蜓眼》。

1925年,上海丝绸工厂主的儿子杜梅溪,在法国马赛偶遇法国女子奥莎妮,娶其为妻。“二战”期间,杜梅溪偕妻回到上海。小说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时代背景,以小孙女阿梅的成长为主要线索,从这个孩子的视角勾勒出那个特殊年代中一家人的相扶相帮。

这部小说曹文轩存在U盘里,于去年12月交给了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。该社文学读物事业部副主任、《蜻蜓眼》责任编辑张晓玲说,这一天,出版社足足等了7年。

张晓玲记得,早在2009年她来到曹文轩家中约稿,“他提到会为我们写出一个很动人的故事,但很长时间以来他并没有动笔。”她说,曹文轩酝酿作品的时间往往很长,总是要把所有情节、结构、语言等考虑清楚了才落笔,“一旦写起来却很快,22万字的《蜻蜓眼》真正写完,只花了两个半月。”不过,《蜻蜓眼》初稿完成后,曹文轩并不满意,后来改了两稿,每一次都是从头到尾,将人名、情节仔仔细细地进行修改。

张晓玲说,曹文轩许多作品的故事发生地都在他的老家苏北农村,而这部新作的人物是从法国马赛来的,后来又在大都市上海生活,“《蜻蜓眼》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,曹老师对城市书写其实也很擅长,这部作品涉及到了大城市最精致、最优雅的地方。”当然,和以往作品一脉相承的地方还在于,其描写仍旧非常唯美、真挚,仍旧写苦难当中的人性。

张晓玲最终拿到这部小说的定稿,已是今年3月了。在她眼中,曹文轩是一位非常爱惜自己羽毛的作家,让他随便拿出一部作品,是绝无可能的,他坚守自己的创作理念,写“地地道道的中国故事,但它同时也是属于全人类的故事”。她因此提醒道,儿童文学作家应像曹文轩一样,沉下心来,步态优雅,别行色匆匆。


“走出去”

作品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

中国作家获得国际大奖,离不开“走出去”的助推。

曹文轩的作品,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在国外出版。就在昨天,在意大利博洛尼亚书展现场,塞尔维亚创造出版社把刚刚出版的塞尔维亚语版《草房子》赠送给了曹文轩。据天天出版社副总编辑张昀韬透露,2014年参加贝尔格莱德国际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,曹文轩提到了《草房子》,引发塞尔维亚创造出版社总经理的浓厚兴趣,结果历时一年半,这本书终于翻译出版了。

截至2016年初,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织实施的“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”和“丝路书香工程”,共计资助曹文轩《草房子》《青铜葵花》《细米》《羽毛》《红瓦》等近20部作品的多语种翻译出版,累计资助总金额达到400.2万元。

曹文轩也是和国外插画家合作最多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。中国内容和国际表达的完美组合,让他吸引了更多的国外小读者。

张昀韬提及,和国外插画家的合作,往往是出版社先提供草图,插画家看完草图和故事结构后,再往下进行。比如,《小野父子去哪儿了》讲的是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没有了母亲,父子二人去借麦子的故事。意大利插画家伊娃·蒙塔纳里女士在作品中呈现了一个情节:在回家路上,天上那轮月亮变成了妈妈的脸。“这个情节是原故事里没有的,插画家用自己的想像和感受补充了情节,曹老师觉得非常好。”

在张昀韬看来,和国外插画家合作,能了解国外图画书创作的秘密,“我们知道了一本地道的图画书,不是简单地为故事配上插画,还要有很多补白。”更重要的是,中国出版人以前对中国故事是否具有国际化的感染力尚存犹疑,而在和国际出版社的多次合作中她发现,对方其实很乐于让读者了解不同国家孩子的生活,“具有中国特色的故事最可贵。”(记者 路艳霞)



友情链接